翻轉教育國際論壇-陶德.羅斯的翻轉人生

所有先進國家,他們為了要保持持續進步,他們做的最大投資是甚麼? 位在美國強權後面的國家,不論是英國,德國,北歐等國家,他們想要即及趕上競爭對手的方式是甚麼? 是教育。

 

成也教育,敗也教育

 

二次世界大戰,德國與俄國聯手,一起侵略波蘭,波蘭佔領了重要的軍事地位,不論是往東或往西走,都要經過波蘭這個領土,於是位於波蘭旁的兩個主要鄰居各自覬覦西侵與東掠,最後決定策略合作,雖然彼此都心懷不軌,但他們很清楚知道要解決波蘭最好的方式是消滅所有的知識分子,科學家,醫生,教育家,音樂家等。波蘭只剩下老弱婦孺,且所有的知識關鍵全部銷毀,不易傳承。波蘭也因此難以翻身。

 

中國也運用了文化大革命,成功讓農民佔領城市,翻轉階級。所以說成也教育,敗也教育! 而我們的教育扮演了甚麼角色?

 

「教育可以幫助我們掌握難以理解的未來」-肯.羅賓森 (Sir Ken Robbinson),一個已受英國女王封爵的博士,一個致力於改變英國教育,鼓勵創意,創新的教育家曾這樣說。但是其實現今的教育真的有幫助到我們理解未來嗎? 還是其實它是扼殺了我們的思考,表達,與創新呢?

 

延伸閱讀: 翻轉我們的教育觀點-2015國際教育論壇

 

平均與標準化不適用於教育

 

這個答案我想我們心裡都很清楚,台灣的教育正在一步步扼殺所有的自由心靈,自由意志,更別說是學習精神了。Todd Rose,在這次親子天下國際論壇中舉例,在1952年,美國空軍有很好的飛行員,很好的飛機,但卻沒有很好的飛行成效,在多方研究後,他們發現原因是因為每個飛行員的體型不一,但是駕駛座艙卻採用平均體型來設計,所以在關鍵時刻,飛行員並不一定可以自如地操作各種按鍵與開關,飛行成效因此不如預期。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在於,請打造戰機的廠商,設計不要採用平均體型的方式來設計座艙。剛開始廠商當然百般不願意,用盡各種方式推託,但空軍部隊非常堅持,不與讓步,於是廠商只能摸摸鼻子重新製造,但沒想到最後克服了困難,成本也沒想像中昂貴,甚至進而發明了可調整式座艙椅。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坐在價值好幾億的戰鬥機裡,但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坐在校園裡的課桌椅裡,以一樣的方式接受著教育。

 

via 作者提供
via 作者提供/ 取平均值,但是兩人的體型卻是差異很大的

 

這個比喻強調的是,平均,均分法是不適用在教育上的。每個人的身體曲線和學習曲線都會不一樣,身高最高不代表你最重,學習最緩慢不代表你最笨。可是偏偏我們的教育都在這樣的均分法下教學,我們用平均分數來看一個人的表現,我們用平均進度來決定課程的緩慢,我們用平均體能來規範運動成效。

 

過去工業革命需要標準化,我們需要大量的人力因應大量生產與製造,但現在是網路科技,標準化已經不是我們要追求的,我們需要的是創新。創新是很困難的,因為創新是要去挑戰我們固有的思維, 那些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但往往一般人常會覺得做事不按規矩來會導致失敗。所以教育也需要改革,而不是改造或改良,肯.羅賓森 (Sir Ken Robbinson) 如此強調。因為我們其實不想創造出跟我們一樣的世代,而是一個可以超越我們的世代,就如同鄒奇奇(Adora Svitak)在她的TED TALK中所說的。

 

尊重孩子的學習曲線,因材施教

 

那身為一個父母/老師我們可以做甚麼? Todd以他研究人類腦神經科學的經驗表示,既然我們都知道每個人都不同,所以我們更要去了解,

 

  • 每個孩子的學習曲線,還有他學習上的長處與短處。
  • 試著運用不同的教學方法與教學情境,來看出每個孩子的特色,而非急於下判斷
  • 學習的方法不只一種,所以人生的道路也不只一條,重點是有無樂在學習,樂在人生

 

這三點是我的理解,因為從Todd Rose人生經驗來說,他從一個被老師放棄的中輟生,甚至在青少年時期就讓女友懷孕等負面行為,到現在哈佛博士,這樣人生的起伏,讓他認識了自己,也開始一系列研究人類腦神經科學並發現異質性的重要,鼓勵個人化的教育風格,並且尊重孩子的學習曲線。

 

作者提供 / 陶德說這是他最正常的一張照片了
via 作者提供 / 陶德說這是他最正常的一張照片了

 

我有如醍醐灌頂,高興自己有來參加此場演說,讓我可以虛心學習,畢竟孩子的教育是父母的責任,因為任何的教育都比不上家庭教育的深刻。所以當我成為父母的那一刻開始,才發現其實真正需要教育的是父母,不是孩子。

 

註:影片為陶德.羅斯在Ted Talk的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