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男女平權的理想 ─ 從「產檢不能公布胎兒性別」談起

(註:寫於February 6, 2012,政府因為男女嬰比例失衡,而規定產檢婦產科醫生不得公布胎兒性別)

 

孕育生命是最美妙的旅程,從驗到兩條線那一刻開始,一連串的驚喜就等著我們!從早晨出現的第一次好期待的害喜,到寶寶心跳砰砰的跳動,一切都是那麼的神奇。不知不覺中,在下一次產檢看到寶寶已經對你揮舞著手腳,那種悸動,真的是難以言喻的!第一次胎動,讓我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寶寶的存在,這樣的感覺,不斷的化成無盡的期待與想望,閉上眼睛,畫面已經是個穿著碎花裙子轉圈圈的少女了,或是斜戴著棒球帽跟著爸爸去打球的小男孩了

 

「醫生,我的寶寶是男生還是女生啊?」

 

「咦…..;不是不能問嗎?」

 

「不是啦不是啦,我們只是好奇啦,我們沒有要把小孩拿掉啦!」

 

這對夫妻好像做錯事似的連忙解釋。只是,「問寶寶性別」這件事情,竟然與「預謀把小孩拿掉」做連結,似乎是太沉重的指控了。

 

這麼「無聊」的規定,是政府為了避免男嬰女嬰比例失衡,而想出來的因應措施。決策者認為,台灣男嬰多於女嬰的原因,就是因為婦產科醫生告訴父母胎兒的性別,進而讓想生男生的父母,把女的胎兒拿掉。因此,在媒體的不斷報導與扭曲之下,產檢時,告訴父母寶寶性別的醫生,就成了不守規矩的醫生;問寶寶性別的父母,就變成了預謀拿掉小孩的劊子手。 這樣的措施會有效嗎?當然是不可能有任何效果的!想拿掉寶寶的父母,還是會想辦法問出來的,這樣的規定缺乏約束力,在執法上有相當大的困難。再者,「懷孕早期抽血驗性別」,才是有想要拿掉寶寶的父母會去做的。隨便上網問問,就會知道哪些檢驗所還在違規做這項檢查,政府對這種不當的醫療視而不見,才是今天性別失衡的最主要原因。

 

via Pixabay
via Pixabay

 

其實,檢查胎兒的性別,本來就是產檢應該有的項目,因為這牽涉到寶寶的健康問題。這是醫療問題,外行人不應該冒然規定醫生可不可以檢查並公布寶寶性別。誠如一位婦產科老前輩問大家:「如果說,為了預防寶寶被拿掉,所以不能跟父母告知胎兒性別;那萬一超音波檢查到寶寶有輕微的異常,比方說多一根手指頭,為了預防寶寶被拿掉,所以也不能跟父母說了嗎?」

 

更值得讓人深思的是,何以進步繁榮的台灣,性別失衡的問題,竟然會像鄰近施行如「一胎化」、「計畫生育」野蠻制度的國家一樣的嚴重呢?我相信,台灣大眾對於女性的不尊重,才是重男輕女的傳統,是現代平權觀念的強大洪流都無法衝破的原因。有多少的女生,放棄了她本來想選擇的學業或事業,只因為社會上普遍的認知,什麼是女生該做的?什麼又是不該做的?有多少職場的女性朋友,因為懷孕、育嬰等等,而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講這些很空泛嗎?那請您去公共廁所,看看大排長龍的女廁和空空蕩蕩的男廁吧,您就會明白我講的是什麼了。

 

我是婦產科醫生,天天幫媽媽接生,我深知女性的肌肉沒有男性強壯,但是耐力卻遠遠超過男性;女性的力氣沒有男生大,但是可以激發的潛能,也遠遠超過男性!我沒有遇過一位媽媽在生產時退縮,卻已經遇到一大堆陪產的爸爸暈倒。我呼籲為政者,讓男生女生一樣好,成為普世觀念,才是真正解決男女比例失衡的根本之道!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禾馨新生婦幼診所院長。專長胎兒診斷、高層次超音波,行醫至今,接生人數已逾6000人。著有《媽媽好孕,寶寶才好運》及有聲書---《做對32件事情,生個好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