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信任關係才有親子關係

我家兩個孩子從大班畢業起的每個寒暑假都會離家、離開我們,去實際自己過生活兩週。為了確保他們到了冬夏令營確實能自己做主,不會有人盯前跟後,在挑選營隊時,我只專注於對方是否能對孩子提供滿滿的關心、接納、了解與支持。至於孩子是否能在營隊中學到某些知識或是實質上有所增長,就不是我關注的了。

 

去年寒假冬令營結束,我去指定地點等著接孩子。在那裡我跟某個提前抵達的工作人員聊了起來,她對於我的兩個孩子感到有些好奇,活動中幾乎不會有交集的兩個孩子在選擇回程的巴士時,居然不約而同地選擇要跟對方坐同一部車。連我自己聽到也覺得這樣的結果頗有趣。

 

兩個相差三歲的孩子,在家偶有鬥嘴爭吵、僵持不下的情形,實在不像一般理想中的兄友妹恭。好不容易可以給自己空間去做自己了,我想他們應該是不想再有那麼多的交集,因此我並沒有在出發前,叮嚀哥哥要照顧妹妹或是妹妹要聽哥哥的話之類的。但從平常的相處看來,互相疼愛、遇事互相協調、互相照顧卻是他們可以做到的。這樣的兄妹之情,是我羨慕的。

 

如何對待手足爭吵

 

然而,這樣的兄妹之情,是我打從知道懷了妹妹開始,就要自己面對內心的價值觀「大的要照顧小的」「吵架時要當審判官」「比較之心」並慢慢放掉,提醒自己要如實接納每個人是不同個體,如此一步步鼓勵自己放手所努力來的。

 

我知道,沒有人能做到公平對待手足或是任何一個人,所以我不斷讓孩子知道,他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寶貝,他能獲得我對他獨特的愛。要做到這一點,人本親職講師李美華的名言「有信任關係才有親子關係」就是我的努力目標。

 

當孩子發脾氣時,我接納同理他的情緒;當孩子分享心情時,我專心聆聽,絕不評價與插嘴;讚美孩子時,絕不浮誇或應付;每天專心陪孩子五分鐘;親親抱抱更是不能免。另外,我也讓孩子知道,媽媽也是一個平凡人,跟他一樣也有情緒也有卡住走不出來的狀況,也有需要努力的地方。

 

即使我如此努力,兄妹倆還是免不了會在意見僵持不下時,為了保衛自己的價值觀而嚴重到不顧對方是否會受傷,使用了尖銳的語言或是動手動腳起來,這確實令我感到煩惱。

 

%e6%84%9b%e7%84%a1%e6%95%b5

 

日本幼教界公認最會解決孩子問題行為的專家本吉圓子在《愛無敵》這本書裡提到,她也曾為了幼稚園裡孩子爭吵的事感到煩惱,自從她發現了一個道理之後,孩子們的爭吵就不再是問題。

 

孩子需要的是來自大人的信任感

 

她說:「當孩子為了搶玩具而吵架時,假如大人有『一定有一邊對、一邊錯』的想法,問題就很難解決。比方說,如果大人在當下對某個孩子說『小健你已經玩了那麼久,就借太郎玩一下吧。』頓時,小健就會對說話的那個大人失去信任感。事情就會變得棘手。」

 

本吉圓子建議,當兄弟姐妹吵架時,父母可以試著這麼做:先蹲下身子,仔細聽完每個孩子們說的話。這麼一來,大孩子和小孩子都能表達他們的主張,不光是父母,孩子本身也能了解彼此的想法。等孩子們說完後,再告訴他們「哥哥的意思我很了解。」「弟弟的想法我也清楚。」「聽完你們說的話,媽媽發現你們都沒有錯。這件事都不是你們的錯」。雖然本吉圓子說,或許這個方法不能減少孩子們發生爭吵的情況,但至少能讓他們學習到尊重對方的意見慢慢找到彼此協調的方法。

 

果然,解決問題的基礎在於雙方的信任基礎上。而信任的根本是接納,看來要解決孩子的問題,我們大人要做的還是要先放下自己的情緒,先去接納孩子的情緒,孩子就能自己找到解決的方法而不需要大人幫忙了。

 

萬一大人還是有情緒怎麼辦?

 

那就別淌渾水了,先走開,先愛自己,把自己照顧好吧!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一個為人母後,發現使用自己從小被教養的方式難以達到「與孩子親近」的目標,而致力於從心找到親與子都輕鬆自在的教養方式的媽媽。 十六年後的今天發現,這一路顛顛簸簸地追尋著更親密的教養方法的同時,居然是走在一條追尋自我的道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