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力就是競爭力 跨文化學習,打造無國界小孩

短短數年間,科技革命加速了全球化的腳步,大幅縮短人際之間的距離,天涯若比鄰,未來人才的流動只會愈來愈頻繁,多國籍的人一起工作、生活成為常態,如何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處共事,包容多元、相互理解,將成「必要能力」。

 

文│張德齡、王惠英

 

美國白宮資深科技創新顧問Alec Ross指出,「隨著經濟逐漸全球化,精通多元文化變得日益重要,我們的孩子必須了解不同文化,用理解與包容來看待異國文化,未來才能成為一個國際人。」

 

培養國際化視野要從小扎根,數位工具的發達,讓國際交流變得容易。有愈來愈多教育單位也開始嘗試透過各種形式將國際教育融入教學中,運用線上交流,不一定要出國,也能培養孩子成為地球公民。

 

短短數年間,勢不可擋的科技革命以N倍的速度加快了全球化的腳步,大幅縮短人際之間的距離。在這強力的趨勢驅動下,經濟和社會急速變遷,教育勢必要跟著創新改變,才能為我們的下一代做好準備。

 

全球都是工作可能出現的地方,人才的流動只會加劇,多國籍的人在一起工作、生活成為常態,如何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處共事,包容多元、相互理解,將成「必要能力」。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在《全球化人才2021》(Global Talent 2021)報告中指出,數位技術、靈活思考、人際溝通、全球化運作,是未來人才必須具備的四大能力。

 

%e5%85%a8%e7%90%83%e5%8a%9b%e5%b0%b1%e6%98%af%e7%ab%b6%e7%88%ad%e5%8a%9b

 

趁早培養小孩的學習熱情

 

「今天你懂的,可能明天就沒用了,」暢銷書作家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在《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一書中指出,世界正被抹平,一個人最需要的競爭力是學習力,「不只是你懂什麼,還有你怎麼學」,要趁早培養小孩的學習熱情,教導小孩學會與人相處,因為人際互動愈來愈重要。

 

曾擔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蕊的資深科技創新顧問,也是《未來產業》(The Industries of the Future)的作者羅斯(Alec Ross),提出培養未來人才的十大能力,分享不被未來淘汰的祕訣,其中他特別強調「對文化的理解與流暢度」是必要能力之一,「隨著經濟日益全球化,精通多元文化變得日益重要,我們的孩子必須了解不同的國情,用理解與包容看待不同的文化,未來才能成為一個國際人。」

 

什麼是國際化教育?台灣的國際化教育國家政策為何?學校端做得如何?家庭端又如何?

 

「所謂的全球化運作能力,涵蓋語言溝通、全球移動、跨文化的認知,」曾擔任政治大學外語學院院長,目前為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陳超明強調,外語是國際教育的重要基礎,有助於溝通、創意思考或數位學習,但不能跟國際教育畫上等號。

 

 學習用外國人觀點來思考問題

 

什麼是國際觀?「簡單的說,就是用外國人的觀點,來思考與解決你的問題。」陳超明如此說明,也就是能夠設身處地,從不同角度思考,能夠敞開心胸,去包容異質的文化或思惟,這樣的觀念從小就可以開始培養。

 

相較芬蘭在小學已大量導入國際化教育素材,台灣近年才開始認真關注。赤皮仔自學團計畫主持人鄭婉琪指出,目前世界歷史和世界地理都未納入國小正式課程,而要等到國中階段,從這點就可看出課綱沒能跟上社會的快速變動。她以圖像思考敏銳的幼兒為例,他們對於世界感到好奇,透過Google Earth就能清楚生動的探索。

 

5年多前,教育部正式公布《中小學國際教育白皮書》,致力將國際教育向下扎根,目的即是及早培育具備國家認同、國際素養、全球競合力和全球責任感的地球村公民。

 

參與規劃的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教育參事邱玉蟾表示,當時定位的國際教育,希望從小培養21世紀具有國際能力的人才。在此之前,國際教育在中小學並不是必要的工作,各校的差異性也很大。

 

「目前推動中小學國際教育,主要透過融入課程、學校國際化、教師專業發展與國際交流等四軌進行,」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教授劉美慧表示,國際教育融入課程的方式非常多元,包括將國際素材融入課程與教學、自編教材或學習手冊、辦理外語及文化教學等。

 

via Pixabay
via Pixabay

 

劉美慧擔任課程發展計畫負責人,目前該團隊已編寫《小學生看世界》等教材,介紹國際焦點人物、多元文化、國際行動、世界一家等內容,以及融入課程的資源手冊,告訴老師如何教導有關人口、糧食、童工、婦權、公平貿易等國際重要議題。

 

「由於強調學校本位,每個學校的做法都不一樣,」劉美慧以宜蘭縣成功國小為例,該校由於外環道路開發,造成人口流失危機,教師思考如何用特色課程來吸引學生,因而從食農教育延伸到國際教育,發展國語、數學、自然、綜合的主題教學,低年級討論米食文化、中年級進行米食的跨文化比較、高年級探討全球糧食問題。

 

不過,國際教育是否該在小學階段開始推動,至今仍有爭論。「有些老師認為在地文化和國家認同比較重要,不需要太早跨入國際領域的學習,」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教授詹盛如,目前擔任中小學國際教育計畫總主持人,他建議採用對比式的學習,就能夠結合在地和國際。

 

譬如嘉義縣新港國小曾做過媽祖與聖母瑪利亞的專題,因為媽祖是在地的重要信仰,和聖母瑪利亞在西方社會的情境和影響條件有雷同之處,「又如台灣、越南等國的飲食文化或亞州國家作鬼節和文化比較,都是可行的作法。」詹盛如說。

 

數位網路讓國際交流更便利

 

另外,很多人以為推國際教育的是都市學校,偏遠地方很難做到。劉美慧不以為然,因為台灣的科技發達,透過科技融入平台或教室連結(schools on line),同樣能培養孩子的國際視野和跨文化能力,例如嘉義市文雅國小全校投入iEARN專案,與他國學校線上交流,進行卡片、泰迪熊交換。

 

國際化教育的重點之一是多元的視角。台北市民生國中的英文老師葉芳吟,透過視訊和巴基斯坦、黎巴嫩、韓國等學校,建立「伙伴學校」,不但增進雙邊的了解,也讓學習更多元。學生們因為巴基斯坦,開始認識馬拉拉,但葉芳吟反問他們,「你們都是從媒體報導看到馬拉拉的介紹,為何不直接問巴基斯坦的學生,到底他們是怎麼看這個人?」她常鼓勵學生用不同角度思考,學習看見事情的全貌。

 

而多元的視角常常必須橫跨各個學習領域。同為國際教育課程設計的顧問,葉芳吟指出,跨領域的主題式教學很適合進行國際教育,她和多名老師成立「國際教育跨校社群」,其中結合英文、國文、數學、輔導、歷史、公民、地理和健康教育等不同科目的老師共同參與,比方今年的主題是「遷徙」,橫跨題材就包括疾病傳播、動物遷徙到人類的移動,如國際移工。

 

via Pixabay
via Pixabay

 

並非與歐美交流才叫國際化

 

既然強調多元,跳脫唯歐美是瞻的思惟很重要。台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王錦雀認為,台灣一般學校在交流上還是以歐美大國為師,其實應該培養孩子有更多元的文化素養,尤其台灣有很多外籍配偶媽媽,可以善用既有的資源,讓孩子們有機會認識越南、泰國、印尼等國家的文化與語言。

 

陳超明建議,國際教育從小扎根,必須建立多元文化的認知,不要侷限於歐美國家,而應涵蓋非亞等地,尤其要教導學生「文明雖有高低,但文化沒有優劣之別,經濟弱勢不該和文化弱勢畫上等號,尤其更不應該存在歧視與仇恨」。

 

「世界和平是國際教育最重要的核心,」宜蘭人文中小學總導師樊琦深有同感,認為難民潮、ISIS、東南亞新住民等問題,都是因為彼此不夠理解,少了同理就會有爭執。

 

在家庭端,父母對國際教育的觀念和心態,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嫁作德國媳婦的吳品瑜認為,不管身在何處、有沒有語言隔閡,只要對人感興趣、認識土地與產生連結,就是國際化的開始,因為有自尊、喜歡自己的故事,也會對別人有同樣的好奇。

 

要進行國際化教育,不一定非得花大錢出國遊學留學。讓孩子走出台灣,或讓世界靠近孩子,都能達到相當的效果。本期《未來Family》報導許多學校及家庭的作法,看他們如何用創新巧思,加上持續經營,讓台灣的孩子,抬頭看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