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做錯事,更要與他親子連結

每天去接你們放學到回家的這30分鐘,是我最期待的親子時光。

 

在車上,你們總會爭先恐後地說:「今天換我先說了,昨天是你先說耶!」另一個則會說:「我要說的比較重要啦,我先說」接著一直麻麻、麻麻的叫著,看到你們迫不及待地想與我分享你們在學校發生的各種趣聞,當媽媽的沒有一個會覺得不幸福吧。

 

再忙也和撥時間聽孩子說說話

 

從與你們談話中的蛛絲馬跡,我能很快地掌握你們在學校的狀況,然後我再斟酌哪些事情我要放手讓你們去體驗,有哪些事情我需要與老師溝通一下,而又有哪些事情我應該出面干預,引導你們往正確的方向走去。

 

對我而言你們分享的內容多半大同小異:今天有去溜滑梯、今天跟誰玩了積木、今天有同學不想跟你玩,或者老師今天說你好棒等等,然而偶爾還是會聽到一些特殊的內容會讓我不禁想要多問一點。

 

胖丁神秘兮兮道:「麻麻,我今天在感統教室有發現一個寶物喔!」(不同班級會使用同間教室進行感統課程)

心想應該也是件平常的小事,我平靜的回:「真的嗎?你很開心嗎?」

胖丁:「很開心啊,而且我把寶物帶回家了,你看!」

我一聽覺得不妙,心中暗想:把學校的東西帶回家,這下可慘了,前陣子學校才發生有同學帶東西回家的事件,每個家長都還戰戰兢兢的,結果今天輪到胖丁了。

幸好我坐在前座,胖丁看不到我大吃一驚的表情。我先應他:「麻麻開車耶,看不到你的寶物耶!回家再給我看好不好?」

 

via Pixabay

 

教養之前,先問自己是「直覺反應」抑或「有意識地回應」孩子

 

到家之後,我花了十分鐘認真地了解「寶物事件」。原來寶物是一個胖丁在感統教室撿回來的小跳棋,不是同學的玩具,老師也沒有發現,所以胖丁就這樣把寶物「撿」回來了。

 

於理,把學校的東西「撿」回家而且沒有先問過老師就是不對,這是我當下的直覺反應;然而於情,胖丁絕對不是有意要做出類似偷東西的行為,因為我們時常帶孩子去公園「撿」落葉、去海邊「撿」石頭,其實也沒有先問過誰。

 

這下難題來了,我腦中千頭萬緒不知如何是好。孩子願意與我分享,這是我無論如何都想繼續保有的親子連結,倘若我劈哩啪啦就說:「胖丁,你這樣不對,你這樣會被當成小偷喔!你明天趕快把寶物拿回去還給老師…」,那孩子以後有事情還會想跟我分享嗎?也許會也許不會,但這樣的賭注代價實在是太高了。

 

然而,我必須讓孩子明白這樣的行為是不恰當的,這是為人父母應當負起的責任,即便學校為父母分擔了教導孩子的責任,但面對教養,父母依然還是有很多難題需要克服。

 

教養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父母是幫助孩子與世界連結的重要橋樑角色

 

於是我決定這樣做,我告訴胖丁:「我覺得這個寶物應該是別班的哥哥姐姐上課的時候不小心掉的,你覺得呢?」

胖丁若有所思地:「有可能喔,哥哥姐姐也會來這邊上課。」

我繼續問:「你很喜歡這個寶物對嗎?」

胖丁拼命點點頭:「對啊,這是我撿到的,別人都沒有發現喔!」

我將胖丁抱到我腿上:「那我問你喔,如果掉寶物的哥哥姐姐回來找卻沒有找到,你覺得他們會怎麼樣?」

胖丁不假思索:「哥哥姐姐一定會很難過啊!」

我摸摸胖丁的小臉:「對啊,如果是我我也一定很難過。那你現在決定怎麼做?你要把寶物留下來嗎?還是拿回去感統教室?」

胖丁真的想了有三分鐘那麼久,才說:「我拿回去給老師好了,請老師幫我放回去感統教室」

我的確鬆了一口氣,但仍不解:「你為什麼不自己放回去就好了?」

胖丁滑下我的腿,手裡拿著寶物說:「因為我們明天沒有感統課啊!可是哥哥姐姐應該很想趕快找到吧!」

我朝他額頭親了一下:「麻麻真的很高興你做了正確的決定。你要記得不是你的東西就不可以拿喔!」

 

教養是不斷引導孩子為善的一個過程

 

我始終相信這麼小的孩子天性都是良善的,即便一時做出了不當的行為,也應該是思慮不夠縝密的緣故。教會孩子明白是非對錯,身為大人的我們當然責無旁貸,但比起大聲痛斥,比起嚴加責罰,是不是有可能有一種衝擊比較小、且孩子比較能接受的方式來管教孩子,我一直努力在尋找,而且會一直找下去,然後提醒自己要不斷實踐著。

 

“因為我是母親,所以我願意比孩子更積極地面對成長的困難。”

(此句摘自作家蔡穎卿媽媽是最初的老師」一書)

 

後記

胖丁堅持要自己跟老師說「寶物事件」,不需要我幫忙。但我猜今天去接他們的時候,應該又有新鮮的故事可以聽了吧!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我是雙丁麻麻,二位「小」孩的母親。目前正努力將生活中的小人小事、小情小愛化做文字紀錄,在看似漫長無比的「小」人生裡,藉著親子共讀讓我們母子三人的生活增添許多滋味!希望有更多人能夠一起加入【繪本x生活x幸福】的愉悅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