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是被教導出來的?

六月的台北下了一整個月的雨,其中還夾雜大小不等的雷聲,好幾次我辦公室旁的窗戸好似要呼應雷聲般,顫抖著,就怕一個不小心,玻璃就碎了。每次雷聲響,我就想起我的女兒,不知在保母家的她對於人生第一個雷雨有什麼樣反應?

 

孩子不懂危險,更不懂害怕

 

那天同樣也是大雷雨,我下班後接她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開始跟她解釋為什麼會有雷雨的產生,沒錯,我正在對一個只有3個月大的嬰兒解釋這些物理原則,我不管她現在聽不聽得懂,但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她對於未知的東西不要害怕,因為我認為害怕是有可能被教導出來的。

 

如果我們觀察一歲多的孩子,他們是不是對於所有東西都充滿好奇,都躍躍欲試,他們分不清楚什麼是危險,什麼不是危險,更不知道害怕為何物。因不論父母再如何告誡,他們總是膽子很大,充滿了冒險的精神。有些孩子甚至直到他們受傷為止,才會知道什麼是危險。一歲多的孩子說真的沒有甚麼害怕的事,但我這邊要強調的是,危險不等於害怕,害怕的東西也不見得危險。

 

 

害怕是因為未知的恐懼

 

危險是存在的事實,害怕則是情緒的表現(Danger is reality, fear is emotion)。

舉例來說,你很害怕吸血鬼,即使很多人告訴你吸血鬼不存在,也無法抹去你的害怕。因為這個感知已存在你頭腦裡。當有人告訴你十字架可以抵擋吸血鬼,你可能會覺得似乎有用,但實際上並沒有解決問題,它只是平撫你害怕的情緒,甚至確認你的恐懼。以十字架來防範吸血鬼,反而是確認了吸血鬼的存在,不然你不需要十字架。而有了這個十字架,你相信你處在一個比較不危險的狀態下,藉由十字架減少了你對於吸血鬼的恐懼,也安撫了你的情緒,十字架的功用比告訴你吸血鬼不存在這樣的理性訴求還有用,這也是為什麼專家建議我們,當孩子害怕黑暗時,我們可以給他一個布偶或玩具,讓孩子相信這個布偶可以保護他,讓他免於恐懼。這就是所謂的fear management,他只處理了你的情緒,但卻沒有解決實際的問題。

 

vampire
via flickr

 

另外一個例子是,在沙漠中有一種致命的蠍子,他的體積很小,身體呈咖啡色,不容易被發現,而這個蠍子確實存在,但如果你養成良好的習慣,例如偶爾搖晃你的靴子檢查有無蠍子存在,在你上床前,檢查一下你的床鋪與棉被,從不赤足踩在地面上,不伸手到黑暗的地方等,你將可以減少被蠍子攻擊的機會。

 

由此可知,處理危險的方式,是由一連串已被證實的方式,或者是過去的經驗所發展成的策略或規範。但如果一個人花了十分鐘的時間,不停的搖晃自己的靴子,因為他認為蠍子可能勾住靴子,不容易被甩出來,然而實際上,可能是他的情緒主導了他的行為,因為想像蠍子用他的手腳勾住靴子內,而不容易抖出來,這股想像已經與情緒掛勾,而產生的害怕與恐懼。不論這個想像有無切實際,對這個人而言,這樣的恐懼是無限的,因為這是當恐懼與危險結合在一起時,即使危險是有限的,但我們的想像卻是無限的。

 

遠離危險不需靠強調懼怕

 

居家環境對一個幼兒來說,有些地方的確是危險的,於是我們可以做的就是依照過去的經驗,發展成一套策略或規範。例如,防撞條,抽屜鎖,門檔。每當他接近危險的地方,告訴他不可以,這裡很危險,屢勸不聽時,就立刻把他抱離危險區域。這就是safety protocols。先做好防護措施,視線不離開已可以自己行動的幼兒,接近危險時口頭警告,屢勸不聽時則立刻架離危險區域。這樣的safety protocols有其必要,有時候幼兒可能因為我們沒來由地突然把他架走,感到錯愕與驚訝,有些幼兒可能因為這樣感到好玩,有些可能會因此而害怕。

 

所以我們父母的態度很重要。我們怎麼灌輸害怕的觀念以及危險的觀念會影響他們對事情的判斷。好幾次,我發現我女兒並不害怕打雷,他可以睡得很好,只是雷聲一響,他就會翻身一次,樣子非常可愛。

 

 

但我卻發現他有一樣東西很害怕,家裡的食物處理機。在我們第一次使用食物處理機時,我們告訴他,要幫他做好吃的副食品,他吃了會很健康,有體力,但食物處理機的聲音很大聲、聲音很特別,是他從沒有聽過的。於是我抱著他,與食物處理機距離約一公尺,請先生從慢打的方式開始,一開始他非常好奇,目不轉睛,身體也跟著扭動,但並沒有嚎啕大哭,看著他的反應,我們說,接下來要開始連續打囉,這時我們還是距離一公尺,連續按鍵按下去後,他身體扭動更厲害,但還是沒有哭。就這樣,他第一次面對食物處理機,我們認為一切正常。直到有一天,我公公從波蘭來看他,那天我們是打果汁。我跟公公說,我們要循序漸進,並且要告知我女兒我們的處理過程,公公開玩笑地說: 我們波蘭人的血統是不會害怕這玩意的。他要我不要這麼堅持,就直接給他用連續按鈕,一路到底。他抱著我女兒,當時的距離食物處理機是50公分,我說那如果是這樣,至少站到一公尺距離,因為這是我們上次的經驗。但公公堅持就要站在我身旁,沒想到那次經驗,讓我女兒嚎啕大哭,非常慘烈。公公也嚇得趕緊把他抱離現場,躲到房間,也因為這樣,我女兒開始害怕食物處理機。

 

兩次不同的處理方式,帶來了不同的結果。雖然我不是專家,但我認為害怕是有機會被教導出來的,當你說別害怕,只有增加他的恐懼,提醒他的憂慮。因為害怕是個錯覺,它只存在在你的心裡。

參考資料: No nonsense self-defense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Lisa

Founder at 親子之味
過去的十年幾乎做業務,旅行至31個國家,173個城市,曾在英國,西班牙,法國,波蘭等地旅居與工作過。是瑜珈老師、CAREhER專欄作家、業務主管,網站經營者。在歐洲轉了一圈,現在落腳在台灣。當了媽之後,創辦親子之味網站,希望在工作之餘也可以當個稱職的母親。相信美好的家庭關係創造健康的人生。追蹤Lisa的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