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賓州大學教授葛林伯格談- 97%老師認為有效的教育新顯學:社會/情緒學習

前言:傳統教育學習方式有其問題,大家都在找新的方法,其中,社會/情緒學習(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是備受矚目的新焦點,關注孩子的社交能力及情緒管理等本質性條件,結果發現對孩子的學習有顯著影響。

 

採訪 │彭漣漪 翻譯 │王怡棻

 

2017年4月在美國德州奧斯汀舉行的國際會議中,學者特別提出以下調查數據:95%的美國教師相信社會與情緒技巧是可以教導的,更有97%的教師認為,不論對富裕或貧窮家庭的孩子,社會與情緒課程都有相當大的助益。

 

在台灣也有民間團體開發設計相關課程,芯福里情緒教育推廣協會聘請兒童青少年心理專家團隊,為高年級學童設計了四套結構化課程,培養孩子管理情緒、自我肯定、人際互動,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目前每年培訓志工家長約3000人次,服務的學童每年達6萬人以上。

 

芯福里情緒教育推廣協會將於2017年9月舉辦第二屆情緒教育國際論壇,請來美國賓州州立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研究系教授馬克.葛林伯格(Mark T. Greenberg)教授擔任主講貴賓。葛林伯格同時是美國專家學者所成立的社會/情緒學習推廣協會(Collaborative to Advance 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創始成員之一,協會並開發出PATHS課程,供老師使用。

 

《未來Family》特地專訪了葛林伯格教授,請他談談這種新學習方法的具體成效及現況。

 

Q:為什麼社會/情緒學習(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在近幾年成為教育界的新焦點?它背後的腦神經機制為何?

 

A:學校教育的使命是廣泛且全面的:不只教導學生知識,而且要讓他們成為負責任、有社交能力、身心健康、關懷他人,且願意貢獻社會的公民。許多教育工作者與研究人員都擔心,若只把教育重心放在學科知識與能力上,很偏狹,沒有重視孩子的社會/情緒發展,反倒會損及教育成效以及孩子長期在學校的適應力,這個問題尤以頭幾年的學校教育最為關鍵。

 

不過,大多數的教職人員、家長、學生,與社會大眾都希望教育內容應該包容更廣泛,亦即課程重視加強學生的社會/情緒學習、品格、身心健康,與公民參與。高品質的教育除了應該教出具有文化素養、能反省思考、熱愛終身學習的學生,也應該教導年輕人如何以謙恭有禮的方式進行社交互動,教導他們如何實踐積極、安全、與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及如何擁有基本能力、工作習慣、與價值觀──這些都是有意義的工作與公民參與的基礎。

 

腦神經機制往往是從細胞或分子層面思考,但我們認為社會/情緒學習是源於神經層面與社會互動層面。幫助孩子暫停、冷靜、想想別人的感受與需求等,這些複雜的能力都是從大腦不同的前額葉皮質區產生。

 

Q:PATHS課程已經被引進超過四千所學校,為什麼PATHS 如此熱門?實踐的成效如何?

 

A:我認為PATHS課程之所以受到歡迎,是因為家長與老師希望教育出「全人孩子」,讓教育不只攸關通過考試、達到學習目標,也能教出體貼且關懷他人的孩子,而這些孩子未來在社交能力、情緒控制、與體能體魄上都能健全且健康。

 

PATHS是全球被採行最多的社會/情緒學習課程,許多學校會感興趣,是因為他們想採用具有強大科學實證基礎的課程。過去學校採行的結果顯示,PATHS不僅能幫助孩子更有覺知及社交能力,還能建立健康的友誼關係,讓孩子能做出更好的決定,同時提高他們的認知與思考能力。

 

Q:不同年齡在採行PATHS效果上有差別嗎?PATHS課程用在小學生身上,是否比中學生更有效果?

 

A:4歲的學齡前兒童,到12歲的小學生都是PATHS課程的適用對象。PATHS課程對這個年齡範圍裡的學生皆成效斐然。也有一些社會/情緒能力課程被用在中學中,若想知道更多資訊,可以參考網站www/casel.org。

 

未來family提供

 

Q:關於社會/情緒學習如何在學校協助年輕學子,能否給我們一些案例?

 

A:沒問題!我們時常聽到老師分享孩子如何學會自己解決衝突的故事。在過去,若發生衝突,孩子往往會找老師協助解決,但在採用PATHS課程後,學生懂得承擔責任並會自己找方法解決。另一個常見的是,家長會告訴老師或寫信給我們,告訴我們孩子會因為某些事情(如一頓美味晚餐)讚美父母,讓父母既喜悅又感動。此外我們常聽到的故事還包括:當孩子面對家人過世等非常狀況時,PATHS如何幫助他們敞開心房暢談自己的感受,進而更有效的撫平悲傷。

 

Q:運用社會/情緒學習原則教育孩子上,學校與家庭分別扮演什麼角色?兩者有差別嗎?

 

A:兩者有差別。老師的角色是要教導正式的課程,幫助孩子體察並表達不同的感受,獲得更好的自我控制,學習如何運用解決問題的能力來克服挑戰。家長的角色,是要鼓勵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應用這些能力,並以身作則。在PATHS教學上,我們會定期給家長相關資訊,例如課堂上教了什麼,以及哪些看似瑣碎但重要的事他們可以在家裡帶著孩子做,深化孩子新學會的能力。

 

Q:現在愈來愈多單親家庭,社會/情緒學習對這些家庭的孩子一樣重要嗎?

 

A:是的,不論在哪樣的家庭,家長以身作則、鼓勵孩子發展社會/情緒能力都很重要。我們時常開設給家長的課程,來幫助他們學習如何在家培養孩子這些能力。

 

Q:近年美國攻擊、暴力、外化性問題(externalizing disorder)是否日益嚴重?這些現象如何影響孩子的學習?

 

A:是的,我認為當今的孩子比過去接觸到更多暴力與攻擊性的媒體內容,而且很少人能有效教導他們如何以非暴力的方式,解決日常遇到的衝突事件。當孩子感到憤怒、憂慮、或悲傷時,他們很難專心,以至於減損了學習能力與專注力。藉著幫助孩子了解自己的感受、有效解決與他人的衝突,孩子將更有自信、也更不憂懼。當他們更有自信、且更少憂懼時,就能更有效的集中注意力學習。

 

Q:你的研究涉及冥想練習(contemplative practices)與正念。它們已被證明有效,但為什麼很難推廣到更多學校?

 

A:對教育界而言,冥想練習與正念才剛發展不久,因此現在還沒有太多研究證明它們有效,但是未來發展前景可期。我認為正念的技巧,對於在尋求身分認同、人生價值,以及比其他人更焦慮憂愁的年輕學子特別有效。就如學校的社會/情緒學習課程花了20、30年才發展出科學的實證基礎,正念訓練也需要一段時間的研究,才知道在哪個年齡接受怎樣的正念訓練,對孩子健康發展最有益處。

 

過去10年,我們把重心放在教導老師正念與同情能力,他們以身作則展現這些能力,不僅可以幫助孩子,也能有效幫助其他老師與自己,因為老師這份工作壓力實在很大。

 

 

延伸閱讀:

台灣首位世界球后戴資穎 對自己好的事,就去做!

【美國】自我價值低落?多寫作文幫大忙

不愛讀書,不代表不需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