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媽媽的終極目標-彈性

前陣子與公司提出辭呈,這對於一個家裡有剛出生的嬰兒,以及一位學齡兒童媽媽來說,是件需要勇氣的事!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是雙薪家庭,因為沒有雙薪就不行。孩子的保母費學費等,都需要爸媽共同來支出,再加上我們是沒有長輩支援的家庭,凡事更要靠自己。自己接送孩子,關心孩子的學習與社交,自己下廚等,若有另一半需要出差,一打二更是家常便飯。我想這樣的辛苦,是沒有親自教育和教養孩子的父母或上司所不能體會的。

 

也因此當我提出辭呈時,大家驚訝的是為什麼不能請育嬰假?若可以用育嬰假的薪資來養家,我也不用積極找工作,更不用每天追著時間跑,晚上還要哺餵常常夜奶的新生兒,更不用說職場媽媽擠母乳的辛苦。

 

在哺乳室,與我同期的媽媽們紛紛問我將來的打算,工作找好了嗎?有二寶,不要意氣用事等等關心我的話。我娓娓道來我的想法,其實我覺得媽媽們想要工作,也需要工作。因為工作比帶孩子輕鬆,也有機會發現自我與自我實現,更可以在工作場合上有社交機會,讓自己可以不因育兒的苦悶而感到憂鬱。但我們其實更需要的是彈性,可以彈性下班,準時接孩子,可以在學校腸病毒時在家工作。

 

 

如果今天有一份工作可以讓你選擇7-3上班,8-4上班,9-5上班,你會選擇哪一個?很多媽媽們都回答8-4,甚至有些人也認為7-3點也可以接受。因為孩子必須要7:30左右到達學校,家長們到達公司都可以在8點左右,若又中午午休採取吃完即刻上班等,省去那整整一個小時的休息,很多媽媽們也是非常願意的。

 

我有朋友在荷蘭和英國上班,他們的職場環境多有彈性機制。在家上班,或提早下班回到家中,都是可以被接受的,因為職務表現不是看你在辦公室坐上幾個小時,而是看你真的實踐與付出。請看我曾寫過未來的工作型態

 

以人類發展而言,被時間綁住的上下班打卡制,本來就不是我們可以健康成長的型態,任何動物被關在一個空間裡8小時,你覺得他會快樂嗎?他的產值與產能會多有創意嗎?所以這是未來趨勢,不論你是不是父母,你都不會喜歡這做滿八小時的打卡制。但這又是另外一個題外話。我們在這不詳談。

 

如果可以選擇多點時間陪伴家人,尤其當你的孩子還小需要你的時候,你怎麼能缺席呢?我們已經外包家事(打掃阿姨),外包教養(安親班,保母),外包伙食(餐廳),那剩下在我們身上的責任到底是什麼?

 

如果生了孩子,我們卻不陪伴,不教養他們,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健康的家庭,當沒有一個健康的家庭,怎麼建立健康的社會,所以不要再說陪伴不重要了,那些請育嬰假,產假等的媽媽們過得很爽了!因為我們在建立的是社會的根基,國家的棟樑,未來的希望!講難聽一點,退休族可以每個月有勞保,還不是我們這一代辛苦賺錢打拼來的。當你對一位媽媽因孩子選擇職場轉換或離開不能同理時,你其實是在幫自己的退休金打折,因當我們有產出時,你們也才可以有源源不絕的退休金可以領。

 

所以我一直說“孩子是社會的資產”!這個論點歐洲國家懂,於是他們努力建構友善的職場環境,讓婦女可以有彈性地運用工時,兼顧家庭與工作,讓孩子的教育可以得到普及。也因此帶動國家社會的進步。

 

via Secureteen

 

因此在我人生第二階段找工作時,我的目標非常明確:

*我需要準時下班接我孩子,因為我沒有後援,接送孩子都要靠自己

*我需要在家工作的可能,因為學校腸病毒,我同樣沒有後援,需要在家照顧孩子

 

若有公司行號或老闆能夠接受這兩點在先,我才會去面試。但常常這兩點說出去之後,就沒有下文了!因為我們的職場不允許這樣的例子存在。因為一旦開了先例,其他人也會想要效仿,主管們不知道該如何管理,人資們也不知該如何計算薪資。

 

最近又聽到一位朋友的例子,他也是因為孩子的關係,希望可以離職多陪伴孩子,但在和幾位朋友討論之後,朋友勸他工作不好找,問問看你老闆願不願意讓你可以一週只上班三天,剩下的時間你可以陪伴孩子?他覺得這樣的機會可能性不大,但已經抱著離職的打算,因此問問也無仿。沒想到老闆非常認同地答應,因他工作上的表現很不錯,公司不希望她離開,因此同意這樣的彈性。這位朋友還自己提出願意自動減薪,讓老闆相當欣賞。當然要有這樣的彈性,主管對於你的工作能力與責任心,已經有一定的信任,也因此職場媽媽在工作上需要努力是不爭的事實!

 

哺乳室媽媽們說,看到你這樣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讓我們覺得很羨慕。但其實,我知道這是大家都想要的,只是我們都沒有說出口,我們都沒有在找工作時列入我們的條件之一。但是當有越來越多人將這條件列入考慮,你們覺得社會會不會有翻轉的一天,你覺得你會不會有一天就遇到這樣的雇主,然後你也願意對這份工作努力付出,因為他懂你的辛勞和你的責任!而你也會拼命努力工作,因為你知道要再遇到這樣的雇主很難。

 

彈性,是職場媽媽的終極目標!

 

說到這裡,一定很多人會說,那這樣你到底找到工作沒?

 

我找到了,且我找到一位可以接受這兩個條件的雇主!不要問我多少錢,因為錢不是我的終極目標,我的終極目標是”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