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才是最大的難題

快樂才是最大的難題

第一口菸,讓苦,更苦

我的第一根香菸,是在母親車禍病危住院時抽的。那時,父親在醫院照顧狀況不明仍危急中的母親,妹妹去姑姑家住,我一個人獨自在家中生活,每天自己騎著腳踏車去南一中上下課。看著自己房間窗外的安平古堡,我苦惱憂愁,無心應付即將來到的大學聯考,只是害怕難過,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Read more

在學校被欺負了,為什麼不告訴爸媽?

在學校被欺負了,為什麼不告訴爸媽?

膝蓋流著血。阿益蹲坐在台階上,強忍淚水望著瘀血的傷口,不知該如何是好。

 

「哈!哈!哈!活該,誰叫你不長眼睛,沒看到我的腳伸出來嗎?」大峰一隻手指向阿益,一隻手撫著肚子,彎下腰笑個不停,一旁的小跟班阿仁跟盛仔也一起開懷大笑。 Read more

第 1 頁 / 共 1 頁1